这就需要给地球做“天气预报”。李国主说:“空间天气预报对于地球的重要性,就如同天气预报对于人类的重要性。”尽管,对地球上的多数人来说,这场“战争”安静得几乎不存在。

这种谨慎,事实上只是近些年好莱坞和美国文艺界日益“左转”和过度追求“政治正确”的缩影:虽然在表面上创作者依然享有表达自由,但是实际上他们所受到的无形限制其实越来越多——想想吧,如果电影《肖申克的救赎》放到现在,会遭到多少批判?